您的位置:www.7415.com > 国学文化 > 把明朝锦衣卫逼疯了,明代宗为何死后被冠恶谥

把明朝锦衣卫逼疯了,明代宗为何死后被冠恶谥

2019-10-23 02:51

锦衣卫,明朝专有军政搜集情报机构,前身为明太祖朱元璋设立的“拱卫司”,后改称“亲军都尉府”,统辖仪鸾司,掌管皇帝仪仗和侍卫。洪武十五年,裁撤亲军都尉府与仪鸾司,改置锦衣卫。

问题:明代宗为何死后被冠恶谥?

作为皇帝侍卫的军事机构,锦衣卫主要职能为“掌直驾侍卫、巡查缉捕”, 其首领称为锦衣卫指挥使,一般由皇帝的亲信武将担任,直接向皇帝负责。

回答:

史书记载的故事是这样的:明朝正统十四年,发生了着名的“土木之变”,明英宗朱祁镇被蒙古人掳走,举朝震动。当时的兵部侍郎于谦、吏部尚书王直等拥立朱祁钰即位为景帝,遥尊英宗为太上皇。“土木堡之变”后一年,明英宗朱祁镇被瓦剌放归,以太上皇的身份居住在南内,执政的明景帝朱祁钰担心兄长复辟,下令明英宗不得出入。

明代宗朱祁钰是以亲王的礼仪下葬的,谥号为“戾郕王”!

图片 1
为什么会这样,主要牵扯到明代历史上两件大事:土木堡之变、夺门之变。图片 2公元1449年,听信宦官王振谗言的英宗朱祁镇御驾亲征瓦剌,结果兵败被俘,史称“土木堡之变”。瓦剌军挟皇帝朱祁镇以逼迫明朝,以于谦为首的大臣劝谏孙太后,拥立朱祁镇的弟弟郕王朱祁钰为皇帝,遥尊朱祁镇为太上皇。
图片 3
朱祁钰登基后,下令边关不得理睬瓦剌军的胁迫,并在于谦等人通力协作下击败了瓦剌军队的进攻,赢得了北京保卫战的胜利,瓦剌军被迫撤离。
图片 4
第二年八月(公元1450年),在朱祁镇身上得不到便宜的瓦剌人把他放归明王朝,回朝的朱祁镇很快被弟弟朱祁钰囚禁在南宫之中,这一囚禁就是七年。
图片 5景泰八年正月十七(公元1457年),朱祁钰突然病重垂死,这时几个投机的大臣徐有贞、石亨等人趁机打开南宫,请出太上皇朱祁镇进宫登基,复皇帝位,这个事件就是历史上的“夺门之变”。
图片 6
朱祁镇复位后,下诏废朱祁钰为郕王,几天后朱祁钰死去,被以亲王礼仪下葬在北京西山的景泰陵。朱祁钰也是明朝迁都北京之后唯一一个没有葬在十三陵的皇帝。
图片 7
直到1475年,他的侄子明宪宗朱见深在位时,感念朱祁钰的功绩,下令恢复他的帝号,追谥为“恭仁康定景皇帝”。

而朱祁钰明代宗这个庙号是近两百年后南明皇帝朱由崧追尊的,同时并追谥为“符天建道恭仁康定隆文布武显德崇孝景皇帝”(图片源自网络)。

英宗因为当过十几年皇帝,皇宫中的老太监大都跟英宗很熟,看守南内的老太监阮浪便是其中一个。阮浪在明成祖朱棣一朝时入宫,资格极老。阮浪是个念旧的人,服侍英宗极为周到。英宗因而很感激阮浪。有一回阮浪过生日,英宗将自己用过的金刀送给阮浪作礼物。这金刀是天子之物,制作十分精致,阮浪门下宦官王瑶见到后爱不释手,阮浪便大大方方地送给了王瑶。

我是公子皇铘,请多多点赞、关注,也欢迎留言探讨交流!

回答:

明英宗正统十四年七月,蒙古军队进犯北边,明英宗朱祁镇率领几十万明军御驾亲征。结果在土木堡惨败,跟随明英宗出征的将士和王公大臣死伤无数,明英宗自己被俘,这就是著名的“土木之变”。

明英宗出征前,命令自己唯一的弟弟、二十二岁的郕王朱祁钰留守北京。

明英宗被俘的消息传到北京,皇太后命令郕王朱祁钰监国,郕王确定坚守北京的大计,任命于谦为兵部尚书。在于谦等人的帮助下,北京顺利度过最初的危机。

八月底,文武百官劝进,皇太后也命令郕王临危登基,九月初六日,朱祁钰登基,郕王变成了皇帝,就是明代宗,遥尊哥哥明英宗为太上皇帝,以明年为景泰元年,大赦天下。

十月,蒙古军队带着明英宗杀到北京城下,被明军几次大败,退回大漠。景泰元年八月,太上皇回到北京,住进了南宫,这一住就是七年。

七年中,明代宗把皇太子换成自己的儿子,可惜儿子夭折,那以后他再没有儿子。

到了景泰七年冬天,明景帝患病,而且越来越严重。

图片 8

第二年正月,张靰、石亨、徐有贞、曹吉祥发动政变,拥立太上皇重登皇位。明代宗倚重的于谦、王文、舒良、王诚等六人被处决。

到了二月,明英宗正式宣布,明代宗被废为郕王,迁往西宫居住。有意思的是,丢掉皇位之后,明代宗的身体反而逐渐好转起来。但他的命运注定是悲剧性的结局,二十天之后,郕王朱祁钰死在西宫,时年三十岁。

朱祁钰的死比较奇怪,明人笔记《病逸漫记》中认为他是被害死的,凶手是一位太监,用一条帛带将朱祁钰勒死。

此前,明代宗已经为自己营造了皇陵,现在他降格为郕王,那个陵园就超越规格了,所以被毁掉不用。按照亲王之制,把朱祁钰埋葬到金山,明代时,那里一般埋葬夭折的皇子、公主。

明英宗给弟弟加了一个谥号,为“戾”,这是一个恶谥。

总体来说,明代英朱祁钰是一个合格的皇帝,他在国家危难之际,临危受命,领导国家转危为安。

在位的八年当中,明代宗朱祁钰在各方面做得不错,是一位合格的君主,一个还算善良的兄弟。

稍有不妥的是,他把哥哥囚禁在南宫,又夺去侄子的皇太子之位。但总体上说,他的手段是相当仁慈的,所以明英宗能够保全性命,后来才有了复辟的机会。

相反,重登皇位的明英宗就不那么厚道了,害死朱祁钰之后,薄葬恶谥,尽显这位兄长的心胸十分狭隘。明英宗要通过否定弟弟,来维护自己统治的正统性、合理性。

回答:

不请自来,占坑吧!


明代宗朱祁钰又叫景泰帝,死后被明英宗谥号为“戾”,代宗朱祁钰本是英宗朱祁镇的弟弟,到明英宗时期太监已经开始有很大的权力了,导致土木堡兵败一系列的事情发生。


在1449年英宗好好的北京城不呆,要效仿成祖朱棣带兵扫平北方祸患——瓦刺,留朱祁钰监国。英宗带走了帝国最精锐的部队与大将,当时的大太监是王振,这王振吃拿卡要是好手,让他掌握帝国精锐就是儿戏,后来土木堡大败,连皇帝朱祁镇都被抓了;



图片 9

皇帝兵败被抓,瓦刺人高兴坏了,对大明是狮子大开口,偏偏当时留守的文臣是于谦(写《石灰吟》的于谦 ,不是说相声的那个),坚决不同意,更狠的是皇帝没了再立一当皇帝就是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朱祁钰被立为新皇。把成祖皇帝朱棣的“不割地不称臣不纳贡不和亲君王死社稷”的精神发挥的淋漓尽致;



图片 10

后来瓦刺人把朱祁镇给放回来了,本来这个皇帝做上瘾了不还也就认了,问题就出在下任皇帝选谁,本来太子朱见深是英宗朱祁镇的儿子,可是现在朱祁钰想学赵光义,把皇位传给自己儿子,偏偏自己的儿子还短命,自己也是大病不起。自古以来从龙之功都是可遇而不可求,在立太子的问题又得罪了一部分朝臣,所以就有人投机取巧,迎回英宗,复辟王朝了。



图片 11

英宗复位后 ,没有多长时间朱祁钰死掉了,给他谥号“戾”,并不承认朱祁钰的皇帝身份,从谥号上可以看出:第一对自己的弟弟代宗朱祁钰十分痛恨;第二作为皇帝如果承认朱祁钰的皇帝身份那就显示英宗朱祁镇的皇位来的不正。

回答:

景泰皇帝的谥号主要是俩,一个“戾”,一个“景”。其中的“戾”是恶谥,是他的哥哥英宗朱祁镇给的,而“景”还算可以啦,是他的侄子、后来的明宪宗朱见深给上的。另外还有一个比较乌龙的庙号“代宗”,乌龙在何处我们待会儿说。

“戾”是一个相当不好的谥号,“不悔前过曰戾;不思顺受曰戾”,特别是在明朝这种环境下,即便是一般藩王,也很少出现这种恶性谥号,除了朱元璋比较狠,给自己不成器的亲儿子搞了“荒”的谥号以外,除非真的做事太出格,否则不至于得到这种谥号,由此也可以看出朱祁镇对朱祁钰有多痛恨。

图片 12

朱祁镇对朱祁钰的恨,主要来源于朱祁钰之前对他的软禁(之前朱祁镇被俘时候朱祁钰的作为无可指摘,从哪个角度都黑不了)。这段软禁生活并不好过,比如说朱祁钰以修建隆福寺缺少建材为理由,把软禁的南宫给拆了个七零八落,比如朱祁钰隔绝他与外界的联系,等等。所以朱祁镇一朝复位,当然要百倍偿还,他心眼本来就小,所以把朱祁钰的寿陵也刨了,以亲王礼葬之。

朱祁镇能够这么对朱祁钰,除了痛恨朱祁钰以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朱祁镇已经把朱祁钰的班底都给清洗了,几个骨干,如民族英雄于谦,还有王文等人,都被杀了。他把这帮人全搞下台,换上支持自己的大臣,剩下的大臣们战战兢兢还来不及,哪敢进谏呢?

但是,朱祁钰作为皇帝,守卫北京击退瓦剌稳定局势的功劳是不可磨灭的,朱祁镇的罪过也是无法掩盖的。所以,就连朱祁镇的儿子宪宗朱见深也看不过去,于成化十一年下诏:“朕叔郕王践阼,戡难保邦,奠安宗社,殆将八载……朕敦念亲亲,用成先志,可仍皇帝之号,其议谥以闻。”他给朱祁钰上了“景皇帝”的尊谥,并为他敕修缮陵寝,祭飨和其他皇陵相同。

万历十六年,万历皇帝又下诏修《景皇帝实录》,并把实录中的“郕戾王”字样都删去,全部改成“景皇帝”,虽然最后没有实行,但也可以看出,后来的明朝皇帝们心里是有杆秤的,朱祁镇对他弟弟的抹黑,没有任何效果。

图片 13

而朱祁钰的“代宗”庙号,完全是个乌龙的结果。因为明朝的惯例,庙号都是因袭唐宋已有的庙号,朱祁钰的“明代宗”,就来源于唐朝的“唐代宗”。但是,唐朝之“代宗”,其实本来应该是“世宗”,只是唐太宗名叫李世民,为了避讳,才把“世”改为“代”,所以代宗其实就是世宗的意思。而明朝已经有了明世宗嘉靖皇帝,南明又给朱祁钰搞一个“代宗”,无怪乎王夫之在《读通鉴论》里愤怒地说:“代宗唐讳世,代宗犹言世宗,近人欲以加景皇帝,其不学如此。”

回答:

几个关键词:土木堡之变 囚南宫 金刀案 废储 夺门之变

朱祁镇(1427—1464),即明英宗,明宣宗朱瞻基长子,明代宗朱祁钰异母兄,个人认为英宗是明朝所 有皇帝里最具传奇色彩的一个,因为这位老哥当了两次皇帝!分别是正统元年-正统十四年(1435-1449 ),天顺元年-天顺八年(1457-1464),而中间这8年则是其弟弟朱祁钰在当皇帝,即景泰帝(代宗的庙 号还是南明时给他封的,他死后朱祁镇根本不承认他这个皇帝)。

先说第一个关键词,土木堡之变。朱祁镇是个很有想法的皇帝,远到他的高祖父太祖朱元璋,他的曾祖 父成祖朱棣,都是打下来的江山,进到他的父亲朱瞻基,也曾御驾亲征郭汉王朱高煦(朱瞻基的亲叔叔 ),并平定其叛乱。看到祖宗都这么能打,他自然不甘示弱,时刻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于是在太监王 振(此人是个超级大反派,有明一朝第一个祸国殃民的大太监)的怂恿下,朱祁镇决定御驾亲征,解决 大明的老对手——瓦剌(元朝被朱元璋赶回蒙古之后一分为二:瓦剌和鞑靼),但很不幸,在王振的各 种折腾和愚蠢的指挥下,大明朝的精英们在土木堡被瓦剌的太师也先一网打尽,朱祁镇被活捉,英国公 张辅、兵部尚书邝埜等重臣战死。历史上称之为”土木堡之变“,或曰土木之变。时为正统十四年 (1449年)。被俘后,朱祁镇开始了长达一年的囚徒生涯。堂堂一国之君沦为阶下囚,真是让人唏嘘不 已。

第二个关键词,囚南宫。皇帝没了,为了国家需要和防止被也先各种勒索,朱祁钰被推上了皇位,朱祁 镇为太上皇。一开始他是不愿意的,后来慢慢当皇帝上瘾了,越发眷恋皇位,所以后来大臣们说迎接朱 祁镇回来的时候,一开始他也是抗拒的。后来好不容易把朱祁镇接回来了,但朱祁钰内心是不开心的, 照理说太上皇北狩(史书的委婉说法,皇帝去塞北打猎了)归来,应该隆重欢迎才是,然后事实却是“ 十五日,一轿两骑,悄然进入安定门”,轻车简从,悄无声息,而迎接时的场景则更让人寒心,“帝迎 见于东安门,驾入南宫,文武百官行朝见礼”,仅仅3句话,没别的了,充分说明朱祁钰是不希望这个哥 哥回来的,因为他的回归直接影响到朱祁钰的皇位,至少朱祁钰本人是这么认为的,而后面的事情则更 加证实了这一点。照理说,太上皇应该被供起来,可是景泰元年回京的太上皇,从此被锁在南宫,整整 七年,是为囚南宫。

第三个关键词,金刀案。可以说朱祁镇住在南宫的七年是在惶恐不安中度过的。这期间,还发生了一件 大案--金刀案。朱祁镇因为当过十几年皇帝,皇宫中的老太监大都跟他很熟,看守南内的老太监阮浪便 是其中一个。阮浪在明成祖朱棣一朝时入宫,资格极老。阮浪是个念旧的人,服侍英宗极为周到。英宗 因而很感激阮浪。有一回阮浪过生日,英宗将自己用过的金刀送给阮浪作礼物。这金刀是天子之物,制 作十分精致,阮浪门下宦官王瑶见到后爱不释手,阮浪便大大方方地送给了王瑶。这一送,便送出了一 场大狱。

王瑶与锦衣卫指挥卢忠交好,经常在一起吃吃喝喝。卢忠听说金刀是太上皇之物后,立即起了歹念,将 王瑶灌醉,偷了金刀去告发:说太上皇与阮浪、王瑶勾结,图谋复辟,金刀便是证据。景帝听说后非常 重视,立即下令逮捕阮浪、王瑶,酷刑逼供,希望能就此牵连出太上皇。但阮浪和王瑶都甚有骨气,始 终只说金刀只是太上皇送的生日礼物。景帝却不肯善罢甘休,穷治不已,大概在他内心深处,一直想找 机会置兄长英宗于死地,如今机会自动送上来门来,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因为反复审讯,这场大狱的始作俑者卢忠也得不断上堂作证。卢忠不过是想借诬告升官发财,却没有想 到惹了这么一场大祸。见事情闹大了,他反而害怕起来,希望能够脱身。经人指点,卢忠找到了算命先 生仝寅。

仝寅为卢忠卜了一个天泽履卦,摇头道:“易言:‘履虎尾,咥人凶,’不咥人犹可,咥人则凶。”卢 忠吓了一跳,见对方果然大有能耐,连忙将之前诬告的实情相告,求化解之法。仝寅不耻卢忠的为人, 怒道:“是兆大凶,死不足赎。”(《明史·卷二百九十九·仝寅传 》)然后将卢忠赶了出去。

卢忠害怕之极,便开始装疯卖傻,竟因此得以逃脱。原告既然是个疯子,话自然不能相信,按理来说, 阮浪和王瑶之狱应该得解。景帝却还是不放心,将王瑶凌迟处死,阮浪年纪已大,不久后死在狱中。后 来英宗复辟后,追封阮浪和王瑶二人,卢忠再装疯也无法自救,被凌迟处死,仝寅的话果然应验。

卢忠事件后,景帝大为警惕,不仅加强了南内的防守,还派人将南内成片的树木全部砍掉,防止有人攀 越树木越过高墙与英宗联系。南内的大门也被上了锁,锁里还灌上了铅,这样,即便有钥匙也无法开门 。英宗日常的饮食衣物都是从一个小窗户递送进去的。有时候,吃穿不足,导致太上皇的原配钱皇后不 得不自己做些女红,托人带出去变卖,以补家用。

第四个关键词:废储。朱祁钰除了想一直做皇帝,还在考虑以后的事,因为当时的太子朱见深是英宗的儿 子,所以他不顾群臣反对,废了朱见深,立自己的独子朱见济为太子,其心可知。然而,或许是老天爷 不高兴,景泰三年四月乙酉(1452年5月11日)立为太子,次年二月己亥(1453年3月21日)夭折,谥号 怀献太子,可怜的孩子。

第五个关键词:夺门之变。景泰八年,景泰帝突然病重,卧床不起,而皇储之位一直空缺。一时之间, 人心惶惶。不知道这偌大的帝国,将要由何人接掌。此时,武清侯石亨、都督张辄,太常卿许彬、左副 都御史徐有贞以及原王振门下太监曹吉祥等人开始密谋拥立太上皇。到了正月十七日凌晨,石亨、徐有 贞率兵千人,控制了长安门,东华门。一行人将南宫大门撞开,跪倒在太上皇朱祁镇面前,同声高呼: “请陛下登位。”朱祁镇被搀扶登舆,一行人立即赶往奉天殿。殿下的守卫大声喝止,他高喊:“朕太 上皇帝也。”守卫只得唯唯而退。

十七日早朝时分,按照惯例,百官于五更前即在午门外朝房等待。忽然宫中钟鼓齐鸣,宫门大开,徐有 贞高声宣布太上皇已经复辟。目瞪口呆的公卿百官此时无从选择,在徐有贞等催促下整队入官拜贺。时 隔八年之后,朱祁镇终于再次端坐在奉天殿宝座上,重新成为了大明皇帝。

石亨等人破开南宫大门,迎朱祁镇复位,史称“夺门之变”,又叫南宫复辟。朱祁钰听到钟声,问周围 的人说:“这是于谦吗?”。周围的人回答说:“不是,是太上皇”。朱祁钰说道:“哥哥做皇帝了, 挺好的。”也是挺有意思,可能从被皇权的吸引中解脱了吧。

身后事。

明英宗复位后,下诏指斥朱祁钰“不孝、不悌、不仁、不义,秽德彰闻,神人共愤”。并废其帝号,赐 谥号为“戾”,称“郕戾王”。这是一个恶谥,表示朱祁钰终身为恶。按亲王礼葬在北京西山。朱祁钰 因此成为明朝迁都北京之后,仅有的一个没有被葬入帝王陵寝的明朝皇帝。

但成化年间,一些臣僚开始为朱祁钰不平,他们认为朱祁钰危难之时受命,削平惑乱,使老百姓安居乐 业,功劳很大,却谥以“戾”,很不公平。甚至有人责问,当时若不是朱祁钰即位,瓦刺如何能退,明 英宗如何能返京。

明宪宗虽然曾被朱祁钰废去太子地位,但对这位叔叔的功绩还是相当理解。几经周折,成化十一年 (1475)十二月下诏恢复朱祁钰帝号,定谥号为“恭仁康定景皇帝”,并下令按帝陵的规格修饰陵寝。 在一定程度上承认了景帝的功绩。但明宪宗没有给朱祁钰全面平反,所定谥号仅为5字,而明朝其他皇帝 的谥号都是17字,朱祁钰在规格上较其他皇帝低,而且朱祁钰还没有庙号。

直到南明弘光时期,朱祁钰才加上庙号代宗,并增加谥号到17字——符天建道恭仁康定隆文布武显德崇 孝景皇帝。至此,朱祁钰在礼仪规格上与明代其他皇帝平等了。他的历史功绩也稍稍为后人所知了。

而锦衣卫指挥使卢忠听说后,告诉了景帝朱祁钰。立即逮捕阮浪、王瑶,但他们始终只说金刀只是太上皇送的生日礼物。因为反复审讯,朱祁钰让躲在幕后的卢忠不得不走到台前,但是这就让卢忠得罪了原来王振和朱祁镇的余党,简直是往死路上逼啊。卢忠为保身家性命,便开始装疯卖傻,借此逃脱。景帝最后将王瑶凌迟处死,阮浪死在狱中。

景泰八年正月,景帝病重,不能临朝,石亨见帝疾甚,与徐有贞、太监曹吉祥等密谋发动政变,拥英宗复辟。而英宗复辟后,大肆封赏了3000多人,并追封阮浪和王瑶二人,而将卢忠凌迟处死。

幕后真相到底是什么?不得不说两个细节:其一,“金刀”作为皇帝的贴身信物,其作用可与“尚方宝剑”相比,明英宗朱祁镇将金刀送给老太监有没有别的目的,难道真的是为了感谢吗?其二,朱祁镇复辟后将卢忠处以极刑,可见朱祁镇当时对卢忠有多恨,如果朱祁镇送刀没有其他目的,卢忠有什么大罪必须要活剐?

更何况卢忠后来还装疯卖傻摆明了是不想管,也不想去深究“金刀案”,完全是一种明哲保身的态度。所以很有可能这把金刀是朱祁镇想送给太监曹吉祥的,作为皇帝信物,目的就是为了复辟皇位之用。而卢忠因为知道了这个重大秘密,坏了朱祁镇的大事,又让他多囚禁数年,因此明英宗朱祁镇才会下此狠手。

本文由www.7415.com发布于国学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把明朝锦衣卫逼疯了,明代宗为何死后被冠恶谥

关键词: